給孩子取名,你“女詩經,男楚辭”了嗎?

給孩子取名,你“女詩經,男楚辭”了嗎?

文:西紅氏

本文被《都市女報》借用

前些日子,曾在博文中透露女兒的小名為“垚垚(yao二聲)”。

串串珠博友說不認識這倆字,由此勾起俺當初給女兒起名的趣事來。

從確知自己懷了寶寶起,我就開始給寶寶琢磨名字了。給寶寶取名,我遵循了三條基本原則。

一、女詩經,男楚辭。

漢人起名自古即有“女詩經,男楚辭,文論語,武周易”之說。遵從此項原則,是無所適從之選,也有些許附庸風雅之意。《詩經》家裡原有一本,不用再投資,便只買了一本《楚辭》。

通讀一遍《楚辭》,體會到其文風的瀟灑逸動與熱情奔放,此間發現不少名人名字的出處,但並沒尋到使自己心儀的辭句。另外我感到《楚辭》的文風與我的第二條起名原則有衝突,導致我最終放棄在《楚辭》中起男名。

通讀《詩經》之後,目光基本鎖定於《靜女》。《靜女》中曰:靜女其姝,俟我於城隅。愛而不見,搔首踟躕。靜女其孌,貽我彤管。彤管有煒,說懌女美。自牧歸荑,洵美且異。匪女之為美,美人之貽。譯為:女孩嫻靜且雅麗,約會等待小城角。故意隱身不相見,使我搔首來回找。女孩嫻靜且溫婉,贈我信物紅竹管。管身透紅多璀璨,好看好玩我喜歡。放牧回來贈我茅,十分美麗又奇妙。不是白茅有多美,是她藉此把心表。顯而易見,此詩是首情詩,兩情相悅,談不上高尚,但有點情調,不是控訴碩鼠之類的詩歌。

二,男名最好厚重本份,大智若愚,土氣得像地主也行。

給孩子起什麼樣的名字,其實是寄託著父母對他的期望。我希望我未來的兒子忠厚本份,大智若愚,風流倜儻則不必,因此放棄《楚辭》。另外我有地主情結,並希望把此情結凝結在兒子的名字上。

我和老公說:若是男孩,名字裡一定要帶土,最好帶多多的土,比如直接叫“九畝”什麼的。老公提出疑問:“九畝”裡沒土啊?我說:畝是土地面積的單位,雖然明面兒上沒土,其實裡面含著土,而且“九”也是代表多的意思。老公說:那不如“九垧”,一垧等於好幾畝呢!後來我在網上查,各地垧與畝的換算關係還不一樣,在東北一垧等於15畝,在西北一垧約等於3-5畝。

說歸說,但老公反對我給未來的兒子起地主名字,於是自己查字典選中“青垚”二字。

當然,最後女兒降生,“九垧”、“青垚”均未起用。

三、五行相剋相生理論。

我查了萬年曆,寶寶出生那年是金命年。按照五行相生相剋理論,土生金,所以我希望寶寶的名字中也含些土纔好。

現在,曝光一下最後為女兒選用名字的情況,大名:牧荑,小名:垚垚。牧荑,源自《詩經靜女》之“自牧歸荑”,牧即放牧,有希望女兒將來自由自在生活之意,但對這個字,我現在有些後悔,因為女兒性格過於外向,不能收放自如,弄得我這個放牧之人已有疲態;荑即一種草本植物,古代文學作品中常見,很美,我想女孩子取個花花草草的名字很好。至於小名垚垚,自然是來自老公的創意“青垚”二字。“垚”的詞意為:青色的小山。

總之,為女兒取名總體是遵照上述三項基本原則,大名小名相互照拂,其中含有對女兒的期望與祝福。

希望博友們也在此談談您給家中寶貝取名的經歷與趣事吧!

相關文章
發表評論
昵稱 *
內容